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500强”多弗集团乾坤大挪移:为躲债转移1776套房产?

时间:03-25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5

“500强”多弗集团乾坤大挪移:为躲债转移1776套房产?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王晓悦 主编|赵妍近年到处收购不良资产的“中国500强”多弗集团,似乎开始有些招架不住烂尾楼的历史遗留问题。多弗集团曾多年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2022年披露的营收规模曾达2068.65亿元,仅次于顺丰控股。虽然知名度并不高,但这家神秘的企业曾在资本市场出手阔绰,动辄斥资几十亿元收购,先后入主港股上市公司民生国际(00938.HK)和A股上市公司恒天海龙(000677.SZ)。 (关于神秘多弗集团,详见清流报道《清流|神秘多弗集团(上):造飞行汽车的公司,隐现安邦旧人》、《清流|神秘多弗集团(下):千亿营收变魔术,锦州银行成“金主”》)清流工作室近期获悉,多弗集团在多地收购的楼盘,不少项目已出现因原股东的民间借贷纠纷和股权纠纷而被执行、限制高消费的情况。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为了保住地产项目,多弗集团可能剑走偏锋,偷偷转移了一些项目资产。这一行为,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位于贵州的石阡多弗城项目,可能是其中一个显著的案例。因该项目面临被追债的窘境,不够钱还债,导致项目关联的两家地产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但蹊跷的是,对比整个石阡多弗城的原规划,其关联的两家地产公司旗下能被拍卖的房产数量规模并不大,那么剩余的房产都到哪里去了?清流工作室独家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石阡多弗城共计1776套房产,早在2021年被登记在两家湖北公司名下。而这两家公司,表面上与多弗集团并无直接持股关系,但背后却与多弗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家公司均疑似多弗集团的“自己人”。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多弗集团是将登记在原项目公司的资产转移登记到两家湖北公司名下。公开信息显示,多弗集团在石阡多弗城的项目公司,被原股东追讨7800万元股权转让款,但多年来拒不偿还。此外,该项目公司还因建筑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及买卖合同纠纷等背负债务,多弗集团将石阡多弗城房产转移到不显名的湖北公司名下,是否是为躲避这些债务?更值得警惕的是,多弗集团转移资产的行为,可能会影响回迁房及已购房业主的权益;而在多弗集团收购的大量楼盘中,石阡多弗城被转移资产的情况,又是否是个孤例?被指转移1776套房产公开信息显示,石阡•多弗城又名“福天领秀城”和“多弗领秀城”,该楼盘位于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佛顶山大道(南段),当年拿下该地块的公司是铜仁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铜仁福天地产”),而在此后的宣传中,该项目的开发商是多弗集团旗下子公司贵州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福天地产”)。不过,多弗以收购不良资产著称,石阡领秀城项目也隐藏了不少历史遗留问题。铜仁福天地产及贵州福天地产均牵涉多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及股权转让纠纷等,但因拒不执行给付义务,两家公司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法定代表人也在2023年被限制高消费。同时,两家公司旗下持有部分福天领秀城二期的房产及店面,已有若干房产及店面被法院拍卖。不过,据清流工作室统计,这些被拍卖福天领秀城二期的房产合计起来规模并不大,仅涉及少部分店面及楼栋。而根据福天领秀城的宣传资料,福天领秀城规划的栋数达二十余栋,那么,福天领秀城二期剩余的楼栋都去哪里了?清流工作室独家获得的一份产权文件显示,2021年8月及9月,大量的福天领秀城(二期)的市场化商品房被登记在湖北祥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北祥风”)及湖北姣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湖北姣虹”)名下,涉及不动产权多达1776套,用途包括成套住宅和商业服务。工商信息显示,湖北祥风和湖北姣虹均由两名自然人陈姣和王海莲共同持股,2022年的年报中申报了同一个企业电话。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为湖北省天门市,营业范围为货物进出口及技术进出口等,并不包括房地产开发或销售。此外,湖北祥风及湖北姣虹均设立于2021年4月底,仅仅比该批不动产权登记时间早了4到5个月。两家在湖北的进出口公司背后是谁?为何会在设立几个月后登记持有大量远在贵州石阡的房产?清流工作室独家调查发现,虽然注册地址在湖北,但湖北姣虹在贵州石阡设立了石阡姣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和石阡黔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注册地址均为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福天领秀城11-2-1。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地址位于多弗旗下的福天领秀城项目内,该地址同时也是石阡多弗荣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多弗荣伟”)的注册地址。而多弗荣伟2021年登记的企业电话,正是贵州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福天”)目前登记的企业电话,后者正是福天领秀城项目的开发商。开发商贵州福天由温州黎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温州黎民”)持有67%股权,剩余股权由小股东代燕云持有。温州黎民公司则由自然人涂锋火控制,涂锋火在多家多弗集团旗下参股公司就职、持股或担任法定代表人,并在多家以“多弗”冠名的公司中持股。一个细节是,多弗集团实控人胡士宽的母亲名为涂金连,在多弗集团庞杂的公司网络中,还有多位涂姓的人士持股或出任高管。这意味着,湖北祥风及湖北姣虹均疑似多弗集团的关联公司,多弗集团旗下福天领秀城(二期)的大量房产在2021年被集中登记到两家关联公司名下。清流工作室从知情人士了解到,这部分房产,是被多弗集团从原项目的开发商处转移到两家湖北公司旗下。转移资产或为避债?此前清流工作室的文章《神秘多弗集团(上):造飞行汽车的公司,隐现安邦旧人》中提到,神秘的多弗集团由温州家族控制。这个家族由胡兴荣领头,原先不仅从事锁具销售,还从事小额贷款等生意,但资金量并不大。以2016年底为分水岭,胡氏家族突然注销了原有的多家公司,并在市场上新建或受让数十家公司,切入制造业、房地产及不良资产领域。这个位于贵州石阡的福天领秀城项目,是多弗集团在2018年底收购的楼盘。一份裁判文书显示,2010年,早期股东聂福兴设立了铜仁福天地产公司,并斥资1.06亿元取得贵州省石阡县福天领秀城项目建设用地使用权。2015年6月25日,股东张仲亮入股并接手前股东所持项目公司38%股权,后于2018年要求进行最终结算,分配利润。根据当时的《股东会决议》,约定张仲亮将所持38%股权转让给聂福兴,转让价款为7800万元。为此,聂福兴向张仲亮出具7800万元的《欠条》,并由他控制的三家公司铜仁福天房地产、贵州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重庆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担保,担保函载明,张仲亮有权选择要求贵州福天地产以下列方式履行担保责任:以贵州福天房地产可售商品房(限住宅)按建筑面积2500元/平方米的单价以房抵债给张仲亮或张仲亮指定的第三人。2018年,各方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张仲亮退出股东列表,铜仁福天房地产股东结构调整为聂福兴持股88%、其外甥代小亮持股12%。但欠条所载的7800万元,即使在法院判决要求偿付后,聂福兴也一直未向张仲亮支付。在庭审中,聂福兴表示,张仲亮入股获得的38%的出资款已被前一位股东抽逃,且《股东会决议》形成当时对公司净资产存在重大误解,但均一一被法院驳回。值得注意的是,聂福兴早在2018年底,将贵州福天房地产的控制权转让给多弗旗下的温州黎明房地产公司,而贵州福天房地产也成为福天领秀城项目公开宣传的开发商。多弗集团接手贵州福天房地产的股权,也就难以避开福天领秀城项目身上价值7800万元的担保函。为了追讨股权转让款,张仲亮根据担保函,在2019年7月要求冻结铜仁福天房地产、贵州福天房地产及重庆福天房地产旗下1亿元的资产。公开信息显示,张仲亮诉被告贵州福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北祥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在2023年8月开庭。这意味着,小股东张仲亮在要求贵州福天还款无果后,可能在寻求执行湖北祥风旗下的房产。清流工作室获得的资料显示,湖北祥风和湖北姣虹旗下的房产,目前的登记状态为“预告、查封”。而双方多年的纠纷,可能已影响到部分买房的业主。在石阡政府邮箱中的一个案例显示,业主购买了多弗集团福天领秀城二期10-16-6号房,取得预售时间为2019年7月29日,业主在2020年12月18日交预付款15837元,已办理网签备案手续。按照约定,该楼栋交房时间为2020年12月31日,但由于多弗集团福天二期涉及债务纠纷及疫情影响导致延期交房。县住建局2022年曾表示,正在与开发商协商处理延期交房违约金问题。另有一位业主也向政府邮箱反应,2019年其在福天领秀城二期营销部认购了福天领秀城二期9-4-4号房,合同约定交付日期是2020年年底交房。业主从2020年4月29日开始还房贷,交付日期却遥遥无期。石阡县人民政府在2022年对此答复称,经调查核实,多弗集团福天领秀城二期住宅项目受一期官司拖累,资金紧张导致被法院查封,影响项目进度,石阡县人民政府彼时表示在积极协商福天公司尽快完善一二组团后续工程,加快交房进度。更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石阡县房屋征收补偿管理办公室的一份回复中显示,当初经与开发商协商同意后用福天领秀城7、8号两幢楼用于西外环及福天领秀城二期项目内的拆迁安置,后期由于开发商调整协商用于安置的房价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从而导致直到2021年未交房。而清流工作室获得的资料显示,目前,大量的福天领秀城二期项目的7栋及8栋的住宅,均被登记在多弗集团旗下两家湖北公司名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