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这部“政治不正确”的电影,看得我笑到起飞

时间:02-2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2

这部“政治不正确”的电影,看得我笑到起飞

低成本独立电影《美国小说》不仅以黑马之姿拿下多伦多电影节“观众选择奖”头名,还在今年奥斯卡获得最佳影片、最佳男主、最佳男配、改编剧本、原创配乐五个重要提名。这是本片导演科德·杰斐逊从屏幕转战银幕的首部长片,反讽了族裔政治正确中的某些刻板印象。《美国小说》生活在加州的非裔教授蒙克(杰弗里·赖特饰)一开场便处于中年作家的泥沼中——多年未有新书问世,创作中的小说也因为太过严肃、“不够黑人”得不到出版商青睐。他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对非裔文学、影视作品中充斥的粗鲁、易怒和破碎的受害者刻板印象感到不屑和不适,也和主流的“进步价值”格格不入。在大学课堂上,一个白人学生指出蒙克把《人造黑鬼》(The Artificial Nigger)这本书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是一种刺痛非裔族群的行为,他不受控制地发了火,和学生们大吵了一架。这次怒发冲冠后,蒙克被放了长假。在老家波士顿的读书节,蒙克看到非裔女作家戈尔登用夸张的美式非裔口音朗读她充满刻板印象的小说并获得满堂彩时,他的沮丧、愤怒和嫉妒演变成了一次叛逆。借着酒劲儿,他动用大脑中所有简单粗暴的非裔形象,创作了一个集暴力、贫困和逆袭于一身的虚构自传故事——《我的黑人学》(My Pafology),并匿名寄给了出版商,本以为会是对后者浅薄认知的嘲讽,却收到了一笔巨额稿酬。自此蒙克彻底陷入自我怀疑的漩涡。一方面,他伪装成自传中粗俗的主人公与出版商推动发行,取得了梦寐以求的畅销成就;另一方面,他的真实自我一次次受挫,好不容易与女邻居展开新恋情,也因为对方盛赞这本小说而闹得不欢而散。这种矛盾在一次年度文学奖项评选中达到了高潮。蒙克作为被照顾的“多样性”代表入选评委会,《我的黑人学》却赫然位列最佳小说的候选名单。任凭他怎么贬低打压,这部彻底虚构的自传还是被白人主导的评委会授予大奖,甚至一步登天卖出了电影改编权。影片结尾,好莱坞正热火朝天拍着《我的黑人学》改编的电影。导演聪明地设计了三个戏中戏结局,在迷茫和纯爱的结局相继被否定后,黑人帮派血拼的场景定格为本片的最后一幕。《美国小说》的内核并不复杂。一个出身“不够黑人”,思考“不够黑人”的非裔作家,仿佛矩阵中独自醒来的尼奥,洞察着非裔在主流社会里被迫迎合刻板印象的生存之道。影片改编自珀西瓦尔·埃弗雷特2001年的讽刺小说《消除》,导演科德·杰斐逊从项目筹备之初便邀请小说作者参与到剧本创作中,最大程度保留了原著中辛辣俏皮又充满文学性的对话风格。爵士乐为主的配乐,在气氛烘托上恰到好处。杰弗里·赖特的强大表演,让蒙克在粗鄙的黑帮分子和忧郁的知识分子双重身份中丝滑转换,把一个自命不凡又软弱无力,缺乏归属感的非典型中产黑人演绎得惟妙惟肖,带来好几幕掀翻屋顶的爆笑。优秀的文本带着电视剧基因的冲突模式,对黑人群像的着笔丰富而细腻(如长年独自照顾患阿尔茨海默症母亲的姐姐丽莎,刚出柜直面杂乱生活的弟弟克里夫),全片最终呈现出令人惊喜的黑色喜剧效果。但对当代黑人知识分子的困境,《美国小说》并没有作超越逗趣的犀利质询,这种点到即止的处理,让这部电影足够“观众选择”,却也不逾越“冒犯”的边界。或许在大银幕上,摆脱苦难叙事,拓展黑人形象的边界,本身就是创作者对这一主题最好的现实回应。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